为什么票据业务会成为违规“常客”?看完你就懂了

2019-11-25 浏览 8580次


这两年,银监会对票据业务的监管可谓越来越严。在银监会2017年进行的“三违反”专项检查中,查实的票据违规近2万亿元;2018年1月发生浦发银行违规授信755亿案,邮储银行79亿违规票据案;2月春节刚过,深圳银监局就对涉及票据违规的11家银行开出500万元罚单。


为啥票据会成为违规“常客”?为啥银监会偏爱“盯着”票据业务?这还得从银行、企业的利益说起。

票据能解决企业融资难,还能给银行带来存款


我们知道票据拥有融资属性,而且贴现利率比贷款利率要低不少,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融资比较困难,所以企业是很乐意通过开银承汇票来融资的,怎么都比贷款划算,对吧。

对于银行来说,因为银行承兑汇票属于表外业务,可以绕开存货比之类的监管指标,所以银行用高额的银票来吸引企业投保证金,贴现后又派生一笔存款,相当于变相双份吸储。

银行、企业在这里都双双获得各自的利益,何乐而不为呢

企业——用500万套2000万,厉害哟


其实,正经的企业签发银票是基于真实买卖和清算关系的,持票人只要出具合同、提单、发票等辅证文件,银行都能见票即付。

但问题来了

 

有一些“想法很多”的企业,自己签发银票、自己来申请贴现以换取银行的变相贷款。当企业为不具备“真实贸易背景”犯难时,票据中介出现了:企业给中介出票套现,掮客伪造辅证文件,比如增普票,带着一沓收购来的银票找银行承兑,这时候风险就出现了。

为了让大家便于理解,票据法专家施天佑律师就举了个很形象的栗子

一家公司户头很多,把500万保证金给工行,换来1000万元银票;转手到隔壁农行贴现,农行一看抬头印的“工行”,当天就能递出990万元,自己既安心又轻松地赚下10万元。公司兜着这990万元再贴个10万元跑到马路对面的建行开2000万元的银票,又拐个弯到中行贴现1900多万元……如此一来,只需一点原始资金几天下来便能撬动十倍杠杆。

半年后该还钱了,如果企业经营顺利,前期靠着循环贴现取得的资金可以当作融资;但如果经营惨淡,面对这几千万的银票,开始交的500万保证金哪够还啊?

企业就会把贴现出来的钱包装成保证金来回翻滚,导致企业资金链断档后承兑行才意识到:我去,又是个空手套白狼的!类似这种案子还真不少见。

 

银行——内控把关不严,一不小心就踩雷

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在违规操作这条线上,不仅有企业的锅,银行也脱不了干系。

对于银行来说,票据就像女友,太爱了。票据业务手续简单,创利丰厚稳定,本身就物美价廉,又可以兼顾稀释不良,资金紧俏的中小银行火热朝天地扩大票据业务,早已顾不得什么“贸易背景审查”。

但就贴现这个环节而言,票据并不太赚钱,于是银行为了图省事,内控把关不严,一旦东窗事发就是一大笔钱。

我们看到的这一个个几十亿的票据大案,大都是这么来的。


华东某高校商事法研究学者称,“承兑了的银票就是钱,在谁手上谁就是它的主。”票据参与方过多,持票意图和用票手法五花八门,在各主体间来回滚动导致信用迅速膨胀,最后票据案相继爆发。

为什么票据案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


票据兼具支付结算和融资的双重功能,近年来频发的票据风险事件,主要是票据融资功能过度开发、票据业务野蛮生长,以及商业银行内部控制缺陷导致的合规操作风险集中暴露。

主要原因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对票据的监管尚存在空白地带和套利空间。为了规避信贷规模限制以及套利,商业银行通过与票据中介、同业等主体合作积极参与票据市场,导致票据业务规模增长较快,监管难度不断加大。

商业银行内部控制不足也是票据风险事件的温床。票据业务交易对手以银行同业为主,部分银行对风险管控不够重视,操作风险管理体系落后,使得部分人员容易绕过制度约束,开展违法违规活动。

如何降低票据业务风险呢?

票据案件频发已引发监管关注,针对票据业务监管套利导致的风险上升,监管机构连续出台多项监管政策用来降低风险,此外,新技术的应用也为降低票据业务风险创造了条件。

电子票据的推广能有效降低票据业务风险,将是大势所趋。


首先,电子票据的线上操作对于防范线下操作风险较为有效。其次,电子票据应用以及票交所的成立将大幅提高票据业务的透明性,对于减少监管套利,提高监管效力起到积极作用。此外,随着电子票据基础设施的逐步健全,票据业务参与者信用记录与评价机制将逐步完善,也有利于约束各方行为,降低业务风险。


同时,利用互联网大数据技术,建立动态授信模型,对于防范虚假贸易背景票据、降低兑付风险亦有积极作用。

此外,区块链技术作为一项新兴技术,通过去中心化和分布式账本的方式维护数据可靠性,也能用于防范票据业务风险。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