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绸缪稳增长丨支持小微企业渡难关,银行业的效率与安全考题

2020-02-12 浏览 9764次

早7到晚12 70%以上都需要钱


春节前后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给无数小微企业的生产经营带来了巨大考验,也让一位从业十多年的银行普惠金融部总经理秦天(化名)感受到了深深的压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前,他刚放下手头的工作,用空闲时间去快递点取回了购买的日常生活必需品。


这个鼠年春节非比寻常,自疫情开始升级之后,秦天每天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在早晨7点打开电脑,查看最新的企业诉求和贷款需求。“早7点开始一直到晚上12点,是我的工作常态,在家工作比去行里还忙,基本上就会守在电脑上,回复的会比较及时。所以在平时会不断的在各个群中间去辗转腾挪,然后尽快的处理不同的问题,现在很多东西不能见面去沟通,所以微信群数量激增。”


作为战疫情的第二战场,如何确保经济稳定,是金融机构考虑的,早在一开始银行就已经感觉到很多企业是有压力的,而且预判可能节后这种工作强度和压力会比较大。“以往春节前后好企业不需要钱,因为现金流很充沛,但现在的情况下企业需要进货,据调研70%以上的都需要钱。”


“保持24小时全天在线,满足客户的需求”已经成为了银行人的工作常态,虽然有不少机构可以在线“云办公”,但也影响了工作效率,打印材料、填写文件还得自己来。谈到工作状态的变化,可以用“苦中作乐”来形容,秦天向记者打趣道,“了解银行工作环境的人都清楚,我们工作的场景就是一个个的小隔断,距离比较近。大家在这个情况下,就采取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大家都是穿着羽绒服,戴着口罩办公,午餐时间也会看到部分人拿着盒饭,在这个环境下去处理手头的紧急业务。”


“这样的工作状态应该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秦天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我们不能去直接接触客户,所以现在更多的会通过录音、照片、视频,来监控调查,一旦疫情得到缓解,会要求客户配合去补充。目前从客户的反馈来讲,大多也都能够认可,比较支持这种方式。”


一位银行副行长的非常两周

特事特办与守住底线


此次疫情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是短期的,但从受疫情影响冲击程度看,抵抗力弱、资本薄弱的小微企业是受伤最重的。


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副行长许芳表示,本次疫情中,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不少小微企业经营出现暂时困难。比如餐饮行业,受疫情影响大多数企业基本处于停业状态,造成短期现金流紧张,与此同时仍要支付人员工资、房屋租金等支出,给企业经营带来较大影响。


与此同时,在疫情防控需求下,许多医疗器械行业的小微企业要主动加大资金投入,增强对医院医疗器材的支持力度,不过,紧急开工、投入生产的医疗行业同样面临资金缺口。分管小微及零售业务的许芳表示,早在大年初三,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就接到了医疗行业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经营医疗器械行业的小微企业经营收入主要是医院销售回款,而医院回款一般都有账期。由于回款受账期影响尚未到账,造成了企业资金的临时性短缺,正常经营面临较大压力。”


疫情之下,医疗器械行业货源异常紧张,必须要与时间赛跑。一家主营医疗器械批发,代理离心泵、呼吸机等产品的小微企业在疫情发生后,亟需大量的资金进行铺货和库存储备。许芳介绍,根据“急事急办、特事特办”原则,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通过应急快速通道。在该企业拿到采购合同后,支行立刻进行了贷款上报,当日下午,便顺利办妥130万元贷款发放手续。


疫情突来,不仅小微企业面临着巨大经营压力与资金缺口,一些关乎首都市民生活供应保障的大型商超企业在紧急采购物资的需求下,同样需要资金周转。在此次疫情中,许多北京市民从物美购买了口罩,这背后同样也有金融行业的支持。1月29日,大型商超物美为了采购市民大众需要的口罩防护物资急需申请一笔贷款,民生银行北京望京支行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第一时间向北京分行作了汇报,分行紧急协调相关部门讨论可行性方案,最终决定以“法人账户透支”的融资方式进行放款,并向企业开放10亿元的透支额度,企业可随时支取,随借随还。安排专人立即返岗,保障系统正常运转,随时等待放款指令,支行工作人员与物美集团远程沟通,全流程指导企业在网银操作等一系列行动后,物美集团在当天中午便顺利实现线上提款人民币1亿元,并通过网银及时将货款支付给了供应商,锁定货源。最终,物美集团把采购到的口罩等防疫用品,第一时间在各个超市门店进行了有序投放。


战“疫”尚未结束,不良贷款风险加大为银行人带来新的思考。毫无疑问,疫情对众多小微企业的经营冲击是无疑是巨大的,而银行的坏账风险暴露具有滞后性,如何在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和保障银行自身资产质量稳定之间取得平衡?


许芳认为,在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支持企业渡过难关是首要工作。但这件事不能全算经济账、也不能不算经济账。对于资产质量,银行正保持密切关注。“这不仅是某一家银行面对的问题,而是整个银行业都面临的问题。从目前来看,如何保障企业能够活下去,恢复正常经营节奏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前,许芳还在参加该行内部召开的紧急会议,研究企业贷款风险防控问题。“我们已经制定多个应对方案,包括:支持受疫情影响临时逾期客户的征信保护及欠息减免、支持受疫情影响未及时续贷的客户以正常贷款形式接续、对受疫情影响产生困难的客户给予条件更灵活的重整救济等。”例如,针对存在风险的存量客户,在申请无还本续贷时,该行也进行了短期限的全额续贷服务。“如果不这样做,可能会激化企业的经营风险。”


在她看来,银行与企业之间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命运共同体,一系列支持措施不仅有助于小微客户减轻负担、走出困境,也能力争将疫情对银行资产质量带来的损失降至最低。


审核流程灵活调整

加速度不降安全性


疫情对小微企业的影响无疑来说是巨大的,但“疫情无情人有情,只要战‘疫’还在持续,金融人也将持续坚守。在疫情的影响下,最难的就是对小微企业的贷前审查问题,一般在初期银行会通过前期现场走访、报送材料等方式,但现在实地走访有很多困难,只能通过申报材料等方式开展调查。

线上组织调研、电话沟通处理业务,每当看到一家企业贷款通过审核时,秦天这位老“银行人”紧绷的眉头就会稍微舒展些许。贷前审核、贷中调研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在疫情的影响下,银行内部多部门的配合也更加流畅。让他感触最深的就是一家母公司在湖北武汉生产消毒液消毒剂的企业。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般根据银行内部的流程,在做子公司业务时候,需要纳入集团进行管理。但是湖北的同事大部分都没有复工,主管客户经理还处于隔离的状态,没有办法去操作系统。为了给小微企业进行更大的帮扶,在和总行沟通后,收到回馈,所有跟湖北省分行内部需要走的流程,都一律都后补,可以先行满足客户需求,帮助客户去实现融资需求。按照以往的流程,可能需要五个工作日,但在疫情的情况下,只用了一两天,就把所有的流程都处理完毕。


“每家分行的普惠金融服务部门,安排一个班子成员和一名审批人员到岗值班,负责各类业务的审批;其他服务人员在家线上办公,随时接受客户、经营单位的业务咨询和业务申请。”另一家股份制银行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面对网点审批人员的减少,银行简化工作流程,审批资料全程线上办理。鼓励通过线上方式开展信贷调查工作,通过可验证的电子材料申请办理。比如,客户和经办人员通过互联网渠道查询打印征信材料;通过认证的线上评估机构开展抵押物系统预评估,将评估结果扫描录入系统。


此次疫情同时也是对银行线上业务、科技水平的一次考验。银行业从业者以往难以想象的云办公时代提前来临。许芳表示,经过前些年银行互联网端、PC端产品的不断升级迭代,绝大多数零售和对公业务均能够在线上办理。此次疫情对银行真正提出考验的是银行的线上办公能力。由于金融业务的安全级别非常高,贷款审批等操作必须经由内网操作,以杜绝信息泄露等风险。为保障春节期间部分企业的资金缺口,该行实行两班到三班轮班值班机制,保障信贷审批等环节的顺利开展。几天之内,民生银行北京分行科技部门加班加点开发了线上管理模块,包括远程互联网环境下的视频交流、可容纳200人的互联网会议功能等。


同时,通过大数据技术、与合作机构研发进行授信数据的线上验证等方式的探索速度正在加快。许芳透露,该行当前正在推动的某平台线上经营贷授信项目,就是依托平台可信数据源,与银行风控系统进行双重验证,对平台内客户给予线上信用授信。该产品从申请、审批到放款全部通过线上完成,符合未来发展趋势,在当前情况下,也有效避免了人员的直接接触。


渴望监管支持

适当提高小微企业不良容忍度


在融资体系充当主力军的银行业金融机构早在疫情发展初期就已开始优化服务,支持企业渡过难关:北京银行的“京诚贷”产品、“赢疫宝”服务方案、兴业银行北京分行的“连连贷”金融产品等有针对性的产品支持受疫情影响的企业解决资金压力。北京银保监局局长李明肖介绍,截至2月5日,在京各机构共审批疫情防控相关贷款326亿元,实际发放137亿元,相关业务结售汇3.4亿元,各类应急支付金额19.34亿元。


针对北京地区疫情相关重点企业,北京市发改委目前也已梳理出名单,要求各家银行做好对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主任杨伟中日前表示,银行对相关重点企业发放贷款利率不能超过3.15%,即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减去100个基点。同时给予一定贴息支持,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但秦天心里也很清楚,不能因为疫情当下,就满足所有企业的贷款需求,这会对银行资产质量形成冲击。对银行来说,现在最容易支持、最先支持的会是在在各家银行体系内已经有过结算的客户。“现在难点是没有在银行做过结算、但又是当前防控疫情需求紧迫的企业,比如制作温度测量仪、口罩、医疗设备的企业。对于这些银行非常陌生的客户,该如何评估风险是当前的难题。”


“当下的时间点一定是要以现金流为核心,也就是企业当前的经营动作有助于现金流的,都应该做加法,没有益处的,就做减法。”对于应对措施,秦天心中已有了一套成熟的方案。


在记者的采访中,多位银行业人士也表达了对监管政策的呼吁和渴求。在2月7日国新办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提出,将进一步落实差异化监管政策,优化小微企业贷款的风险分类制度,全面落实授信尽职免责的政策,适当提高小微企业的不良贷款容忍度,建立健全敢贷、能贷和愿贷的长效机制。而根据此前监管意向,规定将90以上逾期纳入不良贷款、鼓励有能力的银行将60天以上逾期纳入不良贷款。


在许芳看来,这一硬性指标可能会对银行一系列监管指标造成影响,包括计提拨备、拨备覆盖率等。她建议监管对部分受疫情影响较重的企业延长纳入不良贷款的期限,让银行业更积极主动对相关企业提供金融支持。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疫情防控拐点的尚未明显出现,如果疫情持续时间继续延长,银行业也需警惕中小企业带来的信用风险。邮储银行战略发展部研究员娄飞鹏认为,疫情造成部分企业复工延迟,也有企业蒙受较大损失,从而影响企业还款能力,短期内会造成银行资产质量下降,贷款逾期率、不良率上升。对于因受疫情影响较大而导致企业还款能力短期下降的,金融监管部门采用差异化监管政策,适当提高不良贷款考核容忍度。


来源:北京商报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